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迷情校园  »  舞蹈学院的骚娘们
舞蹈学院的骚娘们
 暑假新生就快来报到了。晓雯,到楼下多搬几把椅子上来。」
 
女老师王芳忙得满头大汗,俏丽的脸庞热得通红。她一边策划着招待
 
新生、一边指挥另几个学生布置接待地点。
 
「哼!总是叫我去,真倒霉!」晓雯嘟哝着往外跑去。
 
刚跑出楼道口,晓雯就和人撞了个满怀。她一边揉着被撞痛的肩膀,
 
一边打量着对方;是一个怯生生的女生。
 
眼前的女孩儿大约十六、七岁,身上穿的衣服很朴素,甚至可以说得
 
上是很土气。但身材苗条修长,非常符合舞蹈演员的标准。一头乌黑
 
的长发结成条大辫子,拖在身後。莹洁光润的瓜子脸蛋儿红馥馥,细
 
长的柳眉下那双亮晶晶钻石般明亮的大眼睛,令人做梦;秀挺的小鼻
 
子位置正好,再配上樱桃小嘴,这个女孩儿美得像一道眩目的光华。
 
「你是新生吧?叫什麽名字?」晓雯看她顺眼,口气也温柔了。
 
「我叫韩小丽,是刚来报到的。」她低着头说,手不安地抚着衣角。
 
「啊!你好,那以後咱们就是同学了。」晓雯热情地上前帮小丽提行
 
李,右手拉着她向课堂走回去。
 
「叭…叭…」汽车的喇叭声响震耳欲聋,金色的『宝马』大轿车蛮横
 
地挤开人群,开进校园。周围的家长和学生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地看着。汽车开到学校的办公楼,停了下来。
 
「哪,阿庆,你可要听话啦!妈妈可是花了不少钱和关系,才乘这暑
 
假把你弄到这间特等的舞蹈学院来学习。你可知道有多少的孩子们想
 
来,都还进不来呢!」
 
我正在为母亲这莽不讲理的举动愤愤不乐。她竟然坚持要我来学什麽
 
舞蹈,说会帮助调谐我那顽固的性格。哼,身为一个男子汉,粗鲁点
 
又有什麽不对?又何况我才不过十四岁,正为顽皮喜爱耍酷的年龄,
 
现在被逼送来这儿,如果让朋友们知道了,还不如羞死算了呢!
 
轿车一停了下来,贾校长便亲自出来迎接我们。母亲和他客道了几句
 
话之後,便又匆忙忙地上车离去。
 
「王老师你来得正好,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阿庆同学,也即是XX
 
地产公司董事长的独生子,就分在你的舞蹈系,你们认识一下。」贾
 
校长这时侯侧头对一位正巧走过的女老师,脸上带着一副皮笑肉不笑
 
的神情说着。
 
「阿庆,你好!非常欢迎你的加入!嗯…你好像是我们这暑假班唯一
 
的男学生啊!」王老师大方伸出小手温柔地笑说着。
 
原本还是怒气冲冲的我,见到了这麽一位标致的舞蹈女老师,竟也忘
 
了羞辱,贪婪地凝视着王老师那健美的身段,姣美的脸庞,像要把她
 
看得一丝不挂似的。我喘气凝重,咽下口唾液,神魂颠倒地紧握着她
 
的小手不放。
 
王老师让我看得羞红了脸,加了点劲地挣脱我的手,然後要我跟着她
 
一起到叁楼最右边的教室里去集合…
 
「老师好…」她走进教室,在座的新生已经整齐地向她打招呼。
 
「嗯…同学们好。」她点点头,示意大家坐下。
 
「我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XXX舞蹈学院的历史,师资设备情况,
 
以及我们这暑假期间的课程安排。我名叫王芳,今年是二十叁岁,比
 
你们大不了几岁,我希望咱们既是师生,又是朋友…」
 
大家都以热烈的掌声回应着。
 
「哦,对了!也让我来为大家介绍这次班上唯一的男学生,也是年龄
 
最小的…阿庆同学,今年十四岁,你们大多都长他叁、四岁,可要好
 
好地引导他啊。」
 
大家又以热烈的掌声来回应,同时多了些喃喃笑语,听在我的耳中似
 
乎是刺痛的嘲笑。
 
「阿庆,这里的学生各个已经学过了舞蹈,都有基本的基础,就单独
 
除了你之外。所以,你可要多努力,平时好好向她们请教…」
 
我连连点着头,什麽都没说,双眼只顾打量着周围的学姐们。
 
「嘿嘿!这儿的小妞都够漂亮的,妈妈算是送对我到这儿了。」我色
 
迷迷地左顾右盼,根本没再注意王老师继续地说些什麽。
 
当我看见韩小丽时,眼睛都瞪圆了,直勾勾地看着人家。这小妞也太
 
美了,我要能干她一次,那该有多爽啊…
 
「阿庆同学,请你站起来, 述一下我刚才的话。」王芳打断我的胡
 
思乱想。
 
「嗯…我…」我愣站在那儿,不知所云。
 
「哼!我希望大家能够专心学习,刻苦训练,成为 秀的舞蹈员。不
 
要像某些同学,脑子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要记住XXX舞蹈学
 
院是个学习的地方,不是来度假的胜地。」王芳鄙夷地扫了我一眼,
 
对其他同学说道。
 
「妈的,竟然当众说我!小婊子,你神气什麽?以後一定让你知道大
 
爷的厉害…」我咬牙切齿地暗暗想着。
 
第二话
 
「贾校长,这是怎麽回事?那个阿庆既没有参加舞院的招生面试,也
 
没参加舞考,根本没有进舞蹈学院的资格啊!」王芳质问着。
 
「这…这个嘛…呵呵…小王,你别急,有话慢慢说!阿庆这个孩子情
 
况比较特殊,他…本人十分地爱好舞蹈,非常想到舞院来学习。我们
 
对这样的有志青年就应该要好好照顾!另外,他母亲也答应会资助我
 
们学校的修建计划啊!」
 
「你这些话都说了多少遍了?」王芳不客气地打断贾校长。
 
「开学到现在都一个星期多了,据我观察,这个同学根本没把精力放
 
在学习上。他整天游手好闲,上课时毫不专心学习,老是色迷迷盯着
 
女同学不放。尤其是在练舞房学习舞蹈动作时,他的舞蹈功底和表现
 
力差得像是只青蛙般,比普通人还烂啊!他又老目不转睛地窥瞧着穿
 
贴身衣正在练舞的女生发呆。更有甚者,据许多女生说,自己的内衣
 
在更衣室里被偷了,而且不止一次!还有…」
 
「你有证据证明偷内衣的人是他吗?别看他是个男的就认定是他拿的
 
嘛!唉…那好,等有了证据再找我吧。行了…行了!你说的这些事我
 
都会记下的。」贾校长不耐烦地挥挥手,蛮横地打断王芳的话。
 
「哼…」王芳气得说不出话来,扭头摔门而去。
 
第叁话
 
星期叁的下午没课,韩小丽独自来到了练舞房。她在空无一人的舞室
 
里换上了紧身衣,然後反 地练习舞蹈动作。她练得是那麽的认真、
 
投入,竟丝毫没有发现大储柜旁的暗处,正有人用淫猥的的目光死死
 
地盯着她。这个人正是我…
 
我自从开学第一天起,就对韩小丽垂涎欲滴了。尽管我对班上的女孩
 
儿都不怀好意,然而我最想得到的,就是韩小丽。每天上课时,我总
 
是色迷迷地瞧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子,裤裆里的肉棒胀得生疼,小小的
 
脑子里尽是幻想和她作爱的情景。
 
在家里闲 无聊时,我也一边看着色情电影、一边手淫,脑子里想像
 
自己是男主角,而韩小丽就是女主角,在兽性大发之下,并肆意地蹂
 
躏玩弄这个美女。他一直都迫切地希望把这幻想变为现实。
 
此刻,我贪婪地用目光窥盯着在练舞房内的韩小丽,恨不得一口将她
 
吞下肚。韩小丽身材修长苗条,体态窈窕丰满,紧身衣更把她的美好
 
身段暴露无遗;高耸丰满的胸部,颀长雪白的脖子,美丽的脸上都是
 
汗水,可爱的长辫子拖在背後。
 
「真是人间尤物!」我在心里狂叫。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把手伸进裤裆里开始疯狂的手淫。
 
韩小丽正在练舞,她似乎听到储柜後有喘息声,忙停下了练习,用疑
 
惑的目光向门口扫视。
 
「谁…是谁?」韩小丽的声音有些颤抖。
 
「嘿嘿…别慌啦!是我…」我国淫猥地笑着走了出来,一只手仍留在
 
裤裆里活动着。
 
看清楚是我之後,韩小丽又生气又害怕。在班上她最讨厌我了,平常
 
老喜欢的就是色迷迷地盯着女同学不放。每当上课或练舞的时侯,我
 
那饿狼般的眼睛,总是死地盯着自己,彷佛要扑上来将她吞噬。所以
 
她总尽量避开,没想到我竟然又找上来了。
 
「你…你来这里干嘛?」韩小丽硬着头皮问。
 
「嘿嘿,我来练舞呀。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我嬉皮笑脸地说,
 
一只手还是在下身上上下下地活动着。
 
看着我那淫猥丑陋的样子,韩小丽说不出的恶心。她一声不响地收拾
 
了东西,就要往外走。
 
「喂!别走呀…」我厚着脸皮挽留韩小丽。
 
「我跟你有什麽好谈的?」韩小丽轻蔑地回答道。
 
小丽快步往门口走去。我怎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连忙抢先一
 
步挡在韩小丽的面前。
 
「嘻嘻,小丽,我想死你了,让我摸摸…」我淫笑着伸出爪子摸韩小
 
丽的脸蛋儿。
 
「不…不要…」韩小丽的声音颤抖着,她害怕地连连向後退着。
 
「别怕!来…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会很温柔…很温柔啊…」我眼睛里
 
冒着淫光地劝说道。
 
委伸出大手步步紧逼。韩小丽被逼到墙角,美丽的脸上充满惊慌的神
 
情,像一只受惊的小绵羊。我猛地扑上去搂住了韩小丽,伸过嘴舌在
 
她脸上又吻又舔,腾出左手在韩小丽的娇躯上胡乱摸着…
 
「不…不要…呜呜…请…放开我吧…」韩小丽哭叫着拼命挣扎。
 
我虽然不过十四岁,但个子并不小,足以应付小丽这比我大两岁的弱
 
女生了。她哪敌得过我这个兽性大发的色狼?她的挣扎反而使我的欲
 
火越发越高涨。我紧搂着她的身子,享受着少女身体的柔软温暖。
 
他贪婪地呼吸着韩小丽身上每一寸的醉人幽香,尽情地品 着韩小丽
 
的樱唇。我的左手在她秀挺的酥胸不住地揉搓着,并伸手缓缓脱拉下
 
她的紧身舞蹈衣。
 
此刻的韩小丽,竟然从先前的痛苦轻泣,改转为半闭起双眼,嘴唇间
 
「嗯嗯」地叹出撩人的呻吟浪声。刚才的极力迫逼,似乎已经令她丧
 
失了抵抗的勇气。我更为粗暴地撕裂韩小丽的贴身内衣,将她的羊脂
 
白玉般美乳,暴露在我眼前。
 
「嘿嘿!没有我玩不到的女人…哈,太美了!」我得意地想着。
 
我激动地瞪大眼睛看着韩小丽赤裸的胸脯,高耸丰满的完美乳房傲然
 
挺立、晶莹白嫩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幽香、两颗鲜红的樱桃嵌在乳峰
 
上,叫人垂涎欲滴。
 
我吼叫一声,野兽般扑到韩小丽身上,在她胸脯上又捏又压、又舔又
 
啃。韩小丽疼得脸色苍白。
 
「啊…好…好痛…别这样…」哭泣着呻吟她一边用力挣扎,可压在身
 
上的色狼重得像座山,哪里推得动!
 
我淫兴愈发,两只手抓住韩小丽的双峰用力蹂躏,低下头将一个乳峰
 
含在嘴里,舌头在粉红的樱桃上又吮又吸。可怜的小丽躺在地板上,
 
徒劳地作轻微地挣扎,连喊叫的力气都快没了。
 
「是时侯了…」委狞笑着欣赏地上的半裸美女,一边拉下裤子。
 
「嘻嘻,好姐姐,来…用你的嘴含住它,仔细地舔…」我直起身子,
 
将那硕大勃胀的乌黑肉棒掏出来递到小丽的面前。
 
韩小丽哪见过这阵仗,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哭泣着哀求…
 
第四话
 
「铃…铃…铃…」突然钟声响起。
 
此时正是五点了,练舞室外「趴答、趴答」的寥寥脚步声响起於这学
 
院中,尽都是上完最後一课,而忙着赶回家的学生们。对比之下,这
 
儿反而更显得静悄悄地,要做什麽都没人会发觉。整间舞室中,除了
 
自窗缝透进来的风声之外,唯一的声音就是韩小丽那细微的呻吟。
 
我用嘴堵住她的嫩唇,不等她有进一步的反抗,重重地压趴在她的柔
 
软身躯上。小丽的身子不停地颤抖、扭动着,似乎想寻找一个逃脱的
 
方法。只可惜,因为体型上的弱势,她的希望在挣扎中渐渐地消失,
 
直到最後连动也不动了,看来她已经放弃了这最後的一丝丝抗拒。
 
外用舌头一寸寸地舔着小丽颤抖的身体,只见她的肌肉在我润舌滑过
 
之际,更加地蹦紧着。这时,我奋力地把她身上所有的衣物,都剥脱
 
得光光地。我兴奋地将她的小白内裤,捂住自己的鼻子,深深地吸嗅
 
着,并一边目视着小丽这上天精心设计的艺术品。她让我给瞧得脸红
 
耳赤地不知所措,忙闭上了双目、紧咬着嫩唇。
 
我蹲了在她身前,双腿分跪她的两旁,狂吻着她的粉颈,小丽则不停
 
地微摇摆着头,口中直哼出细微的哀叹浪声,好不惹人。就在这时,
 
我也将自己的衣物完全除去,用我火热的棒子,抚摸着她的胴体,更
 
往她脸蛋摩擦着。
 
察觉到我这变态的行径之後,小丽更是不停地扭动身躯,嘴里也发出
 
呜呜的悲喊。但是这一切已经有些晚了,外头的学生都走光了,我也
 
已经被强奸这码事给冲昏了头。
 
我不停地揉烂着小丽的身躯;右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左乳,左手则抠
 
挖着她的阴道、菊花,馋嘴也不停地舔啜着她的乳头。尽管是没有经
 
验的小丽,此刻阴道中也分泌了不少的淫水,使得我的手指在里头的
 
动作更为滑爽。
 
只听得「滋滋」水 声,沾满爱液的中指快速地进进出出她的阴道,
 
发挥得连小丽都觉得秘穴内阵阵麻养,即疼痛、又爽辣,而此时体内
 
的保护作用,更使得她的小秘穴内,充满了透明的淫荡黏液。
 
随着小丽生理上的变化,我便立即将肉棒子移向她那桃花洞的洞口,
 
来回的画圆,挑逗着、刺激她。没过一会,她的意志已经完全地崩溃
 
了,而我也毫不犹豫地将胀挺的肉棒捅进她的体内。一阵刺痛直将她
 
的神智,带回现实。她不故一切的哀嚎,并作大力的扭动。
 
然而,疯狂的斗牛士并未因此而拔出那紧戳的叉子。我更顺着她的扭
 
动,骑在她身上,更为用力地猛烈抽插着。而她也因为如此,而疯狂
 
地挣扎晃荡着。
 
小丽那绷紧的肌肉,使得她的阴道收缩的更紧。讽刺的是,她那儿缩
 
得越紧,就越让我得到更大的享受!我抓捏着她的双乳,用力的将棒
 
子顶进去,狠狠地插入她的秘贝,直达花心儿。小丽也以触电似的颤
 
抖和哀嚎回应着,两只粉腿极力地紧紧交叉扣住了我的粗腰…
 
突然,在这一瞬间,肉棒子的猛烈进进出出,大量的淫水和丝丝血块
 
也缓缓随之抽流而出,沾得整根肉棒红黏黏地,让我为之疯狂。棒子
 
更激昂插入她的菊花内,使劲奋力地戳搞了起来。
 
异物刺入菊花内的痛楚,让她痛爽得几乎昏了过去,而我却闭起了双
 
目,不停地在阴穴润洞里蠕动 进抽出,坐E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