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迷情校园  »  意外的邂逅
意外的邂逅
 猛然的张眼醒来,我是怎麽会在学校的保健室里,又怎麽会躺在床上 … ?我的手跟脚都有不同程度的伤?跟程度不一的『疼』跟『痛』。
 
顾想到此 … 我不禁想起了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我从家里以飙时速百米的速度(不好意思…我是用跑的),来到学校,
 
就在快要到教室附近的时候,看到我们班上那个颇有姿色的班花柳家惠同学,在跟隔壁班的皮小子王克强扯高嗓门吵什麽架,
 
倒也不知道是为了啥代志,我就快要抵达教室了说,居然会被柳家惠同学把我从楼梯间推了下去,所谓的悲剧总是发生在一瞬间。
 
我在楼梯间失速坠落得当下,所有的回忆彷佛像是走马灯似的涌上我的脑海,就连班花柳家惠讶异到被吓呆的神情,都全部刻印在我的面前,
 
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柳家惠的表情却又瞬时转为对我很抱歉、很愧疚的神情,因为我是被她从楼梯上推下去的…我是招谁惹谁了啊?
 
一早就遇到这麽衰小的凄惨事,人家那一对小情侣在楼梯间吵架逗嘴鼓,我又怎会卷进这场无妄之灾,我在想:是不是早上出门时,我忘记烧香拜拜了说。
 
保健室的导护张文茜小姐对我说:不知道有没有伤到手臂,脚有没有骨折,还是要我乖乖躺在床上不要乱动,她要去室内医院载医药用具回来,
 
重点是要我不可以乱跑,要是让她回来时没有看到我「乖乖的躺在床上」?她(张文茜)铁定会把我的脚折断…管我的脚有没有真的骨折 …
 
我们学校的校护伯母 … 阿姨 … 不 … 美丽又性感、温柔可爱、和蔼可亲的校护姐姐,个性是非常倔强又固执的 … 不好沟通 …??『我一定会被她揍死』!
 
校护张文茜姐姐对我千交代,万交代的要我躺在床上休息,她有帮我叫了救护车,稍晚一点,就会把我送到室内医院做仔细的检查 … 要我不准乱动乱跑。
 
「真是一个急惊风的校护阿姨 … 」 我等她把门关上,又再三确认校护阿姨已经离开了(一会儿)以後,我才敢这麽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害你从楼梯上像是倒栽葱的滚下去。」柳家惠(我们班上那朵温柔可爱的小花朵)一脸悔意的对我道歉的说着。
 
有没有搞错 … 现在是上课的时间,你又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我理直气壮的问她:『现在是上课的时间,你不在教室里面听课,跑出来是要干什麽?」
 
柳家惠对我解释着说:就因为是她害我受伤的,她自愿到保健室来陪一个从楼梯上摔下去的可怜之人 … 。
 
挖哩嘞 … 她真的这样对我们班那个恰北北,最凶、最恶的班导师刘国强老师这麽讲,他竟然也真的准了班花同学的请假,让她在保健是这里照顾我。
 
「你 … 你现在把门锁起来是在干什麽?」我之所以会这麽紧张是因为 … 保健式的现在 … 四下无人,只有我跟柳家惠两个人而已 … !
 
况且我跟她才高中一年级而已,孤男寡女的待在保健室,我们会 … XD … 靠邀 … ?我是在乱想什麽事情啊?
 
「章尚殷同学!能不能请你不要上法院控告我,你的医药费 … 我会负责,不要告我伤害罪啦!拜托 … 拜托 … ! 」
 
柳家惠把门锁起来,就是要对我讲这种事,有一种沟通的方式:叫做『关说』,原来就是把门『关』起来『说』的意思。
 
「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啊!跟你没关系!」我稍微挪了一下躺的位置,顺便乔了两只脚摆放的位置。
 
「可是 … 班导师说你的父母可以代表你,对我提出伤害的控诉跟要求我赔偿 … 我不想到法院去『被法官跟律师』做审判啊!」柳家惠担心着急的哭泣了。
 
我这个人没啥长处,就是最怕女孩子在我面前哭成泪人儿的样子,见她(柳家惠)哭成这样难过、操烦,我真的为她心软了。
 
『不要难过啦!我的伤可能没事的,我这麽钢筋铁骨,年轻有劲的少年郎,我一定会没事的!』我故作一付坚强没事的样子。
 
「真的吗?实在太感谢你了!」柳家惠一时太高兴,感动之余竟两手拍(那是用力打吧?)在我可能有断(骨折)的左腿上 … 痛死我啦!
 
我的两只脚啊?跟你是犯了多大的仇?你一定要这样重重的搥它们两肢 …?(我抱着腿跟脚发出哀嚎,一部分是演给柳家惠看好玩的。)
 
「对不起 … 真是 … 对不起 ! 我帮你把那里揉揉 … 推推… 」柳家惠碍手钝脚的,没帮我减轻到受伤处的疼痛,反而帮我增加了更惨重的疼痛。
 
「你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想要杀我就趁现在 … 你动手吧!」
 
就可能是被我讲得腻几句话吓到了吧?我又把柳家惠同学逼哭了 … 我真是呆郎啊!都不会好好的讲话。
 
「我是在跟你开玩笑的,不要哭啦!」我一时被柳家惠同学接下来的大胆举动吓到了 …
 
「你 … 是在做什麽 … 」柳家惠对我 … 做出帮我脱裤子的举动?
 
柳家惠问我:「你不想上厕所吗?人家想帮你脱裤子 … 让你方便 … 一下。」
 
「不用啦!我在家里就已经上过了,大号、小号都上过了。」我心底想着:柳家惠你是想要吓死我吗?
 
冷不防 … 无预警的 … 柳家惠对我的脸颊亲吻了一下,说:「为了表达对你的歉意,我…想把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你。」
 
柳家惠是想要送礼物给我吗?(我怎会有股莫名其妙的期待感?)
 
「让你在保健室这里 … 痛快的干我 … !」柳家惠大辣辣的脱去身上的制服 … 衣裙。
 
.
 
我被她的大胆行径给惊呆了,我的脑筋里有千百种想法一闪而过:我会被全班的男同学追杀吗?这麽好康的事情,我在作梦吗?
 
不是这样的 … 重点是我还是一个没跟其他女生发生过亲蜜关系的阿呆宅男啊!今年才刚升上高中一年级而已,我还能怎样!
 
「你不要紧张 … 让我来帮你 … 吧?」柳家惠帮我脱下上半身制服的时候,对我这麽说。
 
「我看是你比我更紧张吧?」我对家惠这麽说
 
没想到柳家惠竟然回答我:「对啊!我还是第一次帮你这样做 … 我平时都在家里用电脑偷看日本的色情卡通 … 」
 
『然後嘞?』换我被她惊到发呆了
 
我没有在跟柳家惠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不是重点!所以 … 家惠!你什麽时候脱掉我的内裤啊?太快了吧!
 
下一个动作 … 柳家惠就用口帮我含住老二 … 帮我做口交的吸吮动作,我既惊讶也有点被爽到,因为我偶尔会用手处理突然的需要 … 。
 
「呜唔 … 呜…唔唔…嗯…」看不出柳家惠是第一次帮我做口交的生手 。
 
技巧上有点生疏,却已经让我有点勃起的冲举了,这感觉 … 这滋味 … 让我有股慾望涌脑的冲动,我几乎想把她抓过来干了。
 
「第一次做 … 你觉得…怎样呢?」趁着换气(呼吸、喘息)的空挡,柳家惠这麽的问我。
 
其实我多少有被她把老二吸含的有点被爽到,我仍在呕气的气头上就这样故意对她说:「还好啦!勉强还可以 … 」
 
柳家惠竟然为我把老二 … 又是吸、又是舔的 … 含得更深了,就像是成年人在看的 A 片一样,简直是有点对我造成刺激感了。
 
我很忍 … 的忍住爆射的冲动,便伸手往她的私处探了过去,我先是用手指(食指、中指)拨弄着阴蒂,见她没有因此发怒,生气,
 
很快的,我就又有下一步的侵略动作,我先把右手的食指插进小肉缝里,有些紧,却也让我起了好奇的心情。
 
我先是一指(食指)放入小穴里掏动,後来就连中指也被我插件去凑热闹了,渗流的淫水开始汨汨涌出。
 
如果我把两三根手指放进去的话!会怎样呢?我很想知道会发生什麽样的事来。
 
「啊…呀啊…哈……啊啊…好痛…痛…呀啊…」柳家惠赶紧用手摀住了嘴巴,因为不久前下课休息的钟声响了,保健室外面的走廊上有一些同学吵闹的走过。
 
「我们就 … 速战 …… 速决吧!」柳家惠一脸正经的跟我这麽说,我们很快的达成协议。
 
反正我跟她都是第一次,我要破去她的处女,她要终结我的处男,双方都占不到便宜 … 我还在想 … 是她占了便宜?还是我捞到好康了?
 
好佳在的是现在又响起了上课的钟声,外面的走廊上传来同学们鱼贯陆续的进入教室的吵杂声。
 
「你受伤了,我帮你 … 」柳家惠的意思是要我让她坐在我的腰身上面 …
 
我想像着 A 片情节里面 … 男下 … 女上的激情画面,完了!我快要喷鼻血了 … 。
 
柳家惠再三叮咛我:「不准给她乱摇、乱动,不然啊?就用那个 X X 夹死你。」
 
这下真的是最後通牒了,我很认真诚恳的根柳家惠保证:「我绝对不会用那个给你乱摇,乱动。」
 
我的心里在偷偷的打算着:只会给你乱插、乱抽而已。
 
「我要上了喔!章 ‥ 尚殷??… 你不准笑,不要笑我!」柳家惠板起脸要我不能笑她
 
但是看到她的那张似乎在研究要怎麽把我的那条 ~ 那根棒状老二放进可能是在尿尿的地方…去塞在里面『动一动』?
 
我就觉得有一股很想笑出来的感觉,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又担心柳家惠可能会气到用手把我的老二 … 折断 … 我惊惊怕怕呀!
 
被柳家惠骑坐在我的腰际上,我实在有点窘,芬芳扑鼻的女身味道,我又不禁为她有点着迷了。
 
「里面好像还是不够湿的样子?再等我一下下 … 」家惠用手指探入嫩穴里掏弄了一会儿 …
 
看她在我面前玩自慰的行为,柳家惠跟我说她仍在学习中的生手阶段,就因为会痛嘛!就收手不做了。
 
我对家惠说:真巧!我偶尔也会这样自慰呢!她玩自己的小穴,我弄自己的分身 … 终於的 ? 她的小穴有点湿了,我的老二翘到胀硬了。
 
柳家惠真的要把她最重要的「第一次」送给我,虽然我以前曾经在梦里(睡觉时做的淫梦)梦过我抱着她一块疯狂做爱的 … 怪梦 …
 
但是?现在呢?我突然有股『美梦成真』的感觉,这心头的滋味 … 百般纠结的有点复杂。
 
「我头一次这麽近的看见包皮原来是长这个样子的。」柳家惠观赏的有点目瞪口呆
 
「校护阿姨快要回来了啦!」快点呀!」不是我性子猴急,我实在担心被笑护回来刚好撞见这样的好事,就会生出更麻烦的事件 。
 
柳家惠不耐烦的应我:「不要催我啦!我会害怕 … 」
 
我质问家惠:「要是变软了?你要让它硬起来吗?」我是在帮柳家惠增加勇气(那个不是重点)。
 
「你不要再对我赶羚羊啦!老娘今天一定要干死你 …」柳家惠爆粗话了
 
「可是 ~ 家惠 … 你又没有多老 ! 校护张文茜小姐比你老一点点。」我讲的笑话把柳家惠逗乐了 …
 
不知不觉间 … 家惠已经用手拄起我的老二抵进入口了 。
 
「还是有点痛 … 可能还不够施吧?」家惠在床边的桌上拿起一瓶凡士林,用食指沾(挖)了一部份,往小穴里抹了去。
 
一大坨凡士林在阴道里造成窘困的尴尬感,让柳家惠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心只想用我的老二替她那里面止痒 …
 
「啊喔…啊……不小心弄到里面去了… 」柳家惠对我说着,对我扮起了鬼脸 … 逗了我一下。
 
柳家惠深呼吸了一会,严肃的对我说:「我要坐下去了喔!」
 
厚 ~ 要做就要快!你这样拖拖拉拉的是在钓我的胃口吗?我感到有点口乾舌燥 … 这是我的性慾吗?
 
『呀啊…好紧……好…痛 …」刚开始底进一些些而已,家惠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也觉得老二被小穴的前端包夹的有点紧,喂 ~ !我也会觉得有点痛啊!
 
长痛不如短痛,趁着柳家惠还没改变心意以前,我必须 … 把她占为己有,我用双手托住它的嫩臀(丰腴多肉的屁股)往我的老二方向推。
 
同一时间的 … 柳家惠也施了点力的往老二的位置坐了下来,不知道是爱液,还是凡士林增加了润滑的作用。
 
我的老二终於顺利的插进去啦!我兴奋、欢心、内心里欢腾的想要抱住她高呼,但是附近的教室哩,同学正在上课,所以我又恢复冷静。
 
『啊…唔……呜呜啊…哈啊……哈啊…好痛……还没………全部插进去就麽痛了……全部进去的话…还得了?」家惠再询问我的意见。
 
我的老二仍有三分之一的部分露在外面,我对柳家惠说:「做嘛!就要有始有终,给它贯彻到底的坐下去。」
 
家惠跟我果然是有默契的,我使力把她的翘臀往分身压下,她也使劲的往我的老二猛力的『坐下来』。
 
阵阵刺烈小穴的酸楚感,我的老二在她的小穴里面成了某种程度的撕裂伤,看她的脸都已经痛到揪成一团,由此可见 … 女生的第一次性交 …
 
真的很痛。
 
我慢推慢动的尽量让柳家惠习惯被我的老二(尺寸)抽插 … 但愿她不会将我的老二视为『异物』!
 
「真有你的尬斯 … 你成功了 … 这个撕裂伤会让我痛一阵子 … 但 … 是…没关系……因为………」可能是真的很痛吧?家惠痛到讲不出话了。
 
我把柳家惠的头往我的脸按了过来,这下子我获得班花女神的初吻 … 我的心底像是再次开了头彩 … YA ~ 我好爽 …
 
「唔嗯嗯……唔唔…呜……」柳家惠想把嘴移开 … 又被我强势的拽了过来。
 
我突然感到有种双赢的喜悦,柳家惠的小穴被我用老二捅破她的处女膜,嘴上又被我把她吻的天昏地暗,我不是双赢吗?
 
真的 … 还是假的啊 … ?柳家惠开始摇动?摆动(扭动)腰肢了,不是还会痛吗?我问着柳家惠 …
 
柳家惠跟我说:「刚开始真的有点痛,但是可能习惯了吧?有点爽到,也开始有点痒了,你可以动动看了。」
 
被她这样一说,我像是被注射了一针定心剂,这是你要我插插看的喔!我要开始动了!
 
「哦…喔…尚殷……好棒…你的……我想一直………被你这样干着我…」家惠是在安慰我?还是在鼓励我?
 
「真假?我插插看!」突然兴起一股玩味,我顾不得脚伤(可能骨折的部位),我把柳家惠推起来用後背式的坐插法。
 
果真没多久,我就把她干到丢液泄汁的浑身发软了起来,到底是我(体力)行?还是我的老二(长度、硬度)比较行。
 
「啊啊…坏掉啦……呀啊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好…爽…啊……」
 
柳家惠跟我表示痛中带爽的滋味,实在让她感受到爽中有痛,痛里带爽的感觉,要我在给她插深一点!
 
我实在看不出柳家惠同学有这麽会玩,我好像也不觉得老二有痛楚的感觉了,我也等同是被柳家惠开包皮了。
 
『我帮你开苞(破处),你帮我的 XX 开包(包皮被小穴的阴道夹破皮了)。」我在对柳家惠讲冷笑话
 
「你看啦……害我尿床了……」家惠指着被淫水染湿一片的床单。
 
我对柳家惠解释:「那是你分泌的淫水,又被称做 … 爱液,有润滑保湿小穴的作用,让我更快的插翻你。」
 
幸好我的手臂闪得快,不然早被柳家惠用手捏到我的手臂了。
 
我把身材娇小的家惠翻了过来,改用正成姿势的性爱抽插式 … 我调整了插穴的角度,家惠有用手帮我确认插穴的正确位置 …
 
『呀啊啊…顶到底了……你要…痛死我吗?』(被我弄痛了吧?)家惠有点生气了
 
「时间有限!我们的春宵值千金!动作要快!」我又讲了乱七八糟的冷笑话,把柳家惠逗笑了,一时间忘记被老二捅下的痛。
 
幸亏柳家惠肯被我这样玩,也可能她对我心存愧疚吧?我用捣蒜式、爆插式 …
 
柳家惠给我建议最重要的一个招式:变态的爆插式。
 
「真的吗?」我心下笃定主意,就真的用起变态爆插式 … 不消百来下的抽插,柳家惠被我玩的几乎无法喘息 …
 
窒息式性爱 … ?我们现在玩的就是 … (又把柳家惠逗笑了),我弄了一个愉快的性交气氛。
 
让柳家惠在自愿(心甘情愿)的状况下,把她最重要的那个(处女膜)献给我,其实在高一的开学时,她就对我心有好感了。
 
为了不让床单留下太多的杂味,我跟柳家惠达成共同的协议,她准与我把精液射在里面,校护就快要回来啦?我的动作要快…快快啊!
 
「我毁了你的处子之身,你弄破我的处女之身,我们算是扯平了。」这次,柳家惠主动的吻我了。
 
在接吻的状态下进行爆裂式抽插,这样也好!我用口将她的口堵住,免得让她哀出吓死全校师生的怪怪声音,其实她的自制力也控制得很好,
 
我的柳家惠在做爱的时候,不会随便乱哀乱叫的。(我跟柳家惠的关系变的更亲密了)
 
「下次就到我家来做吧!你可以更狂浪的插我、抱我,可以玩久一点。」家惠邀我到她家去做爱 …
 
我喜欢行为大胆放浪的女孩儿,欢愉的时间快要结束了,我狠狠重重的插了好几十下,终於的,把温烫的精液注射在小穴的最里面。
 
柳家惠生平头一遭被我用精液洗涤在她的阴道里,激爽又刺激的感觉实在很新鲜。
 
这是我草草结束的『第一次』性经验啊
 
之後,我被校方用救护车送到市立医院,我的右腿有些微的骨折,左手臂的肩颊骨有点脱臼的现象,其它的擦伤、撞伤…
 
医生最在乎的是我的头有没有严重的脑震荡,或是有脑出血的情况,要我住院几天观察看看…
 
也因此,我赚到了在医院的私人病房里痛快的狂干柳家惠的机会,柳家惠为我动用到她父亲的名气帮我升等到 V I P 的特等病房。
 
有如总统级套房般(五星级)的奢华享受,我在病房里还可以享有极舒适的欢乐假期,因为?我正一丝不挂的在干着『班花』柳家惠啊!
 
继上次在保健室被我大干一次之後,柳家惠的身材也多了火辣的改变(荷尔蒙的分泌让她多了女人味),胸罩的级数增加了 …
 
我的老二也有了一些改变,尺寸变粗长了起来,我现在要练的是持久的神功。
 
「如果让你爸知道我干过你的话?他说不定会宰了我 … !」我笃定的说着
 
柳家惠赶紧回应我说:「不会的!我会跟爸爸要求让你入赘我家,当我的丈夫,协助我管理爸爸的产业,我不会让他杀掉你的。」
 
要我入赘啊?我必需再想想的考虑一下,但是她的父亲 … 财力雄厚啊!我就委屈自己一些吧?
 
「呀嗯嗯…被……你顶到…发麻了……唔嗯…咿…呀…啊啊……」
 
柳家惠被我干到死去活来的哼出愉快的声调
 
只怪第一次的邂逅太过美妙,我抱着柳家惠在楼梯一起滚的时候,我就已经用鼓起小帐棚的老二把她的小阴蒂顶到发麻发颤了。
 
「你的手机响了?可能是你爸爸打来的电话吧?」我这样说
 
「管他呢!我跟爸爸说要在同学家写作业,赶课业的进度,爸爸才不知道我跟你在这里玩性爱呢!」家惠越来越敢玩性交了。